易发棋牌室作弊器

时间:2019-09-06 08:44:47 作者:admin

  || 月黑风高.

  肖剑南家附近的一所居民楼里.向天亮和肖剑南趴在窗前.已经蹲守两个多小时了.

  两个人都戴着红外线夜视仪.二十米外.肖剑南家内外的境况.看得一清二楚.

  “前门那辆桑塔纳轿车里.前排两个.后排一个.后排那个应该是领头的.领头的手里拿着枪枪.后门也有两个.蹲在邻居家的门边.旁边弄堂里还有两个.就在垃圾箱边.”

  说话的是肖剑南.

  向天亮摘下夜视仪.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不就几个小喽罗么.你我一个冲锋.全包圆了.用得着婆婆妈妈吗.”

  肖剑南还在细心察看.嘴里还在念叨.“那是我老婆和儿子.你小子认真一点行吗.”

  “沒什么大事.我看他们只是监控.并沒有对你老婆孩子动手的意思.”

  冷冷的一笑.肖剑南道:“他们等的是我.在等我回家呢.”

  “沒错.他们不会要你的命.但会让你变成废人.”

  “哼.方九胜打错算盘了.明年的今夜.就是他的祭日.”

  “嗯.老肖.除了那七个喽罗.他们一定还有强援.”向天亮判断道.

  “你看我家隔壁.窗口紧闭.我们真正的对手.应该藏在那里.”

  向天亮戴起夜视仪.对着黑暗中的民居看了一会.“不错.如果你出现在自家的院子里.那就是射击的最佳位置.只有七八米的距离.居高临下.你连抬头的机会都沒有.”

  肖剑南问道:“你了解方九胜吗.”

  “方九胜.原名方大胜.男.今年三十六岁.已婚.有一个五岁的女儿.清河市天居县三兴乡方家村人.初中毕业.一九七七年入伍.参加过南疆自卫反击.一九八二年毕业于陆军步兵学院.一九八五年.在排长任上.因为违犯军事条例.被剥夺军籍.受到军事法庭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的惩罚.一九八七年提前一年释放回家.先在一家建筑公司做了一年司机.后去南方某特区待过一年.一九九零年.成立所谓的大东鱼品有限公司.资金來源不详.方九胜身高一米七八.体重超过八十公斤.在部队受过两年特种训练.擅长格斗和拳击.枪法精准.会使各类武器.会开车.训练有素.头脑冷静.心狠手辣.手上有两条人命.他是较早建立私人武装的走私犯.拥有五十多名手下.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复员军人.在现在掌握的各个走私犯罪团伙中.方九胜是最强悍最嚣张的.到目前为止的调查表明.方九胜背后有一个保护伞在支持他……”

  肖剑南道:“首长带來的资料这么详细.说明上面早就关注刻九胜了.”

  “老肖.你运气好啊.”

  “这话怎么讲.”

  “你要是不來.这个任务就会交给余中豪.”向天亮在暗中笑道.

  “我呸.他哪里比我强了.”

  “强弱难分.但别忘了.他也是警官大学的学生.”

  “那倒是.同一个学校出來的.怎么着也是一家人嘛.”肖剑南抬腕看了看手表.“十点还差三分.”

  向天亮道:“你十点.我等你三分钟.后门那两个和你邻居楼上那个归你.弄堂里那两个和前门车上那三个归我.”

  “你等我三分钟.我有那么慢吗.”肖剑南道.

  向天亮咧嘴一乐.“我要等你解决了你邻居家楼上那两个枪手后.我才会现身解决前门车上那三个家伙.不然的话.我怕挨枪子.”

  “呵呵.你怕了.”

  “你说呢.”

  “我可听说.你在大学里参加过实战.”

  “嘿嘿.所以嘛.”

  肖剑南站了起來.“放心吧.我得手后给你个信号.我用打火机.三次.”

  “好吧.”

  “老弟.不用等我三分钟.记住.一分钟.一分钟你就可以出发了.”

  说完.肖剑南和向天亮对了一掌.转过身.一手按在窗台上.身体翻上窗台.纵身跳了下去.

  向天亮还是等了两分钟.他离目标更近.而且他更相信自己的速度.

  肖剑南是跳下去的.而向天亮是飘下去的.他练过轻功.一只手在粗糙的砖墙上不时的借势.从三四米高的楼下下來.实在是件轻松的事.

  这边向天亮刚下楼.那边肖剑南已到了自己家的后门附近.其实他的速度不慢.何况心里惦记着老婆儿子.无形中加快了行动的节奏.

  肖剑南三十岁以后结的婚.老婆是商店营业员.比他小八岁.儿子刚满六岁.还在上幼儿园.

  邻居家的后门.和肖剑南家的后门相距不过六米.那两个家伙.一个站着.一个蹲着.黑暗中看不清相貌.但根据身姿判断.应该都不过三十岁.

  肖剑南倚着墙壁.悄悄的靠了过去.无声的战斗.要求不能死人.要求相当的高.

  还有七八米远.肖剑南看到了蹲着的那个家伙.手里有一把枪.

  他心里一凛.这个新情况的出现.让他不得不作出改变.右手伸进裤袋.摸出了两颗子弹.

  肖剑南年轻时.在武学上下过功夫.有些结合实战创造出來的招法.帮助他抓获过不少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.

  黑暗中.他的手腕一抖.一颗子弹脱手而出.

  蹲坐着的家伙.忽地一个踉跄.身体一滞靠在了门上.手中的枪滑到了台阶上.

  站着的那个家伙.发现了同伴的异样.正俯身去察看.肖剑南的第二颗子弹飞到了.噗的一声.正嵌在他的脖子上.但见他身子一晃.轻哼一声.扑倒在同伴的身上.

  用子弹当暗器.是肖剑南的独门绝技.

  肖剑南沒作过多停留.缴了两个家伙身上的枪后.推开邻居家的后门.悄无声息的走了进去.

  邻居已经搬到单位分的新房子里去了.这间房子已有半年多沒住人了.但这并沒有妨碍肖剑南.他來过邻居家多次.对这里还是相当熟悉的.

  木做的楼梯太容易发出声响了.肖剑南不得不放慢速度.屏住呼吸.一步一顿的爬了上去.他听到了楼上的呼吸声.细细的分辨.应该是两个人.一个离楼梯口四米远.另一个不过才两米.

  他稍作犹豫.在心里选择出击的方式.

  突然.头顶一寒.响起了一阵风声.

  肖剑南暗叫不妙.一块木板正从上而下.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向他的头部压來.

  沒有任何其他的选择了.

  “啪.”

  肖剑南硬着头皮接受了木板的袭击.手上的枪.同时喷出了火光.

  枪声.划破了夜空的宁静.

  正蹲在肖剑南家门口附近的向天亮.听到枪声后.第一个反应是骂了一句.“他妈的.”接着.他站起身來.拿着手枪.朝十來米外的桑塔纳轿车走去.

  轿车打开了两扇门.一前一后.两个人同时跳下车來.

  他们的手上.都拿着手枪.

  但向天亮的枪先响了.

  向天亮的两只手上.各拿着一把枪.那是战利品.是从弄堂里的那两个家伙身上拿來的.

  那两个可怜的家伙.被向天亮扭断了双腿.正躺在那只垃圾桶里呢.

  两个从车上下來的家伙.來不及扣动板机.就双双跌倒在石板地上.

  向天亮毫不客气.遵照老师的教导.对于枪战中的敌人.只要还在试图举枪.就要毫不留情地打碎他拿枪的手腕.

  惨叫声.在深夜更为渗人.

  向天亮沒往地上的两个家伙看一眼.而是径直朝着轿车走去.

  他不用冲.而是用走.潇洒的走.

  桑塔纳轿车突然启动了.呼的一声.向前面逃去.

  向天亮站住了.笑了一声.举起了手中的两把枪.

  好久沒摸枪了.向天亮打光了两把手枪里剩下的所有子弹.

  痛快淋漓.这种感觉.向天亮已经好久沒有了.

  桑塔纳轿车的两个后胎.被向天亮打爆后.失去了正常前进的能力.一头撞在了墙上.

  肖剑南从邻居家的前门跑了出來.手上还拿着一把狙击步枪.

  他先跑到轿车边看了一眼.然后一边翘着大拇指.一边朝向天亮走了过來.

  “老肖.你是老了吧.”向天亮不高兴地嚷道.

  “对不起.我碰上个扎手的家伙了.”肖剑南的头上.还在流血.

  “你沒事吧.”

  “你看我象有事的样子吗.”

  “我看象.嘿嘿.现在看來.你老肖不象传说中的那么厉害.有些浪得虚名喽.”向天亮连讥带笑.

  “呸.响枪也在咱们的预案中嘛.”

  “那是万不得已.是下下策.”

  “他娘的.我要是不响枪.这把狙击步枪就会响起來.你小子的脑瓜.恐怕早就开花了.”

  “呸呸.你少咒我啊.我还沒娶老婆那.”

  “呵呵.我替我老婆儿子谢谢你了.”

  向天亮抬腕看表.“现在是十点九分.再过二十一分钟.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特警支队的人.就会來收这些负伤的老玉米.我可不想被他们收走啊.”

  肖剑南笑了笑.“我也不想.”将狙击步枪扔给向天亮.转身一脚.踢开了自己家的门.

  向天亮靠在门口.点上一支烟吸起來.毕竟是真枪实弹.他心里还是稍有紧张.

  更激烈的战斗.还在后面等着他.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